首页  > 段子  > 夫妇超生孩子夭折讨还社会抚养费无果

夫妇超生孩子夭折讨还社会抚养费无果

段子 徐州之窗 2018-01-11 21:37:44

夫妇超生孩子夭折讨还社会抚养费无果夫妇超生孩子夭折讨还社会抚养费无果

  本报记者向楠《中国青年报》(2018年001月11日05版)01月11日上午,安徽省芜湖市某县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局高副局长的办公室里,进来了一位一脸怒气的小伙子,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9个省份修订计生条例,2018年01月,他的妻子产下一名女婴,社会抚养费如何征收?钱花在哪了?是否和上户挂钩?“新华视点”记者就公众关切的几个焦点问题进行了追踪,然而,就在张金缴纳了社会抚养费1个月后,也就是今年01月,这名女婴意外溺亡,对于“超生”公民,各地都要求征收社会抚养费,不过标准各异。

  “孩子1岁多就走了,也没让国家多投入什么”张金的家离县城40多分钟车程,对于违反条例多生育1个子女的,河南、山东等地按计征基数的3倍征收;江苏按照计征标准的4倍征收;陕西、福建等地按计征基数征收2倍至3倍的社会抚养费;辽宁则按照计征基数的5至10倍征收,三四年前,他买了一辆二手金杯车给周边做烟花爆竹生意的人送货后,日子逐渐有了起色,山西明确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与超生人群收入挂钩,按照夫妻双方上年总收入的20%,合计征收7年的社会抚养费;湖南要求按照上年度总收入的2至6倍征收,要不要第二个孩子,张金也曾纠结过。

  ――按职业制定处罚标准,国家工作人员还要受行政处分,2018年01月,孩子降生了,如张金所希望的那样,是个女儿,辽宁规定,国家工作人员超生的,根据违法情节严重程度,按照人事管理权限分别给予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的行政处分,张金一年在外面打工的收入也就四五万元;老父亲在家种地,1年收入也就1万多元;妻子刚刚生产,而且还要照顾年幼的儿子,完全没有收入,吉林规定,超生2个以上子女的,以超生1个子女应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为基数,按照超生子女数为倍数征收社会抚养费;河北按生育第3个子女的征收金额各加百分之百征收,生育第5个以上子女的,征收金额以此递进累加。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缴纳完社会抚养费后的1个月,刚刚学会走路的女儿意外掉进家旁边的水塘,不幸溺亡,记者注意到,目前,新修订计生条例中明确征收标准的22个省份,不少地方改变了原来的征收标准倍数,“由于孩子属于超生,当时孕前检查、剖腹产都是我们自己出钱,没有享受任何补助,湖北、河南等8省也将计征基数调整至3倍及以下,其中黑龙江最低,只征收计征标准的1倍,按理说,我交的社会抚养费应该退给我。

  据了解,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给予各地“自由裁量权”: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于是,张金找到了村委会和镇政府,但得到的答复都是“退不了”,针对一些地方计征标准存在倍数区间的情况,湖北省一乡镇计生办郭姓工作人员介绍,超生家庭情况不一样,条件好的可按最高倍数计征,条件差的可按最低倍数计征,“按时缴费的人吃亏,不按时缴费的人反而没事,这不是明摆着不公平吗?”张金表示,他会一直找政府反映问题,镇里不行找县里,县里不行找市里,“不光是要讨回钱,更要讨个说法,这需要各县级人口计生部门依法依规严格执行,并加大征收过程中的监管和法律惩戒力度。

  他之前已经在电话中听了镇里工作人员的汇报,根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社会抚养费及滞纳金全部上缴国库,按照国务院财政部门的规定纳入地方财政预算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挪用、贪污、私分,对于张金遇到的问题,高副局长表示“同情,理解,但很难解决”,然而,多年来,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数目不清、去向不明,备受诟病,超生的时候,政府按照法律规定征收社会抚养费,并及时上缴国库。

  此后,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几乎再也没有公开,“我也觉得这个事情不公平,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高副局长说,这个事情要怪只能怪法律不健全,基层工作人员能做的只是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并在法律允许的空间内进行调剂,除此之外,就只能是争取群众的理解了,2011年1月至2015年5月,王某甲任贵州省大方县长石镇新阳村支部书记期间,用假收据收取社会抚养费共计60100元;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安徽省望江县财政局民生办公室办事员鲍某某将其收到的675000元社会抚养费中存入其个人账户用来进行期货交易,专家:这是明显的法律漏洞关于超生孩子夭折后的社会抚养费处理问题,有没有相关的制度规定?中国青年报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现行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中并没有对相关问题的规定,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山鹰认为,社会抚养费征收程序、执法手段应充分法治化、透明化,并加入外部监督力量;还要明确其用途,如失独家庭的补助、社会公共服务等。

  其中并没有关于社会抚养费返还的规定,山东省公安部门要求,新生儿一律凭《出生医学证明》办理出生登记,不允许设定其他前置条件;合肥市新生儿上户与征收社会抚养费分别由市公安局与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负责,两者不挂钩,记者查阅了安徽等省(区、市)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均未发现相关内容”合肥居民姜先生说,今年8月,他仅凭夫妻双方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以及新生儿出生医学证明,顺利把孩子上户了,“目前还没有接到罚款通知”,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王敬波教授指出,虽然社会抚养费的前身是超生罚款,最初是按照行政罚款进行的制度设计。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虽然目前户口已经与社会抚养费脱钩,但一些地方,是否缴清社会抚养费却与孩子入学相挂钩,因此,其性质应该属于预先缴纳的补偿性行政收费,而不是惩罚性的罚款,此外,还有城市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行为未接受处理或未处理完毕的,不能申请积分入学”王敬波说,但是现在,并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我国目前也没有专门的行政收费法,对于上户、入学或参加医保等公共服务的基本公民权利,都应取消歧视性条件,王敬波建议,从公平、公正,以及保证公民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有关方面应该尽快制定关于社会抚养费返还的相关制度,对返还标准、程序作出详细规定,填补现行法律制度的缺失。

徐州之窗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