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段子  > 新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出版刘震云笑称\我也是吃瓜群众\

新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出版刘震云笑称\我也是吃瓜群众\

段子 徐州之窗 2017-11-02 10:24:18

新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出版刘震云笑称\我也是吃瓜群众\新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出版刘震云笑称\我也是吃瓜群众\

  原标题:刘震云:刚咂摸出写作的新滋味刘震云称新作比自己以前的小说更幽默,小说20万字,不算很长,前言19.7万字,写了四个似乎八竿子打不着的故事,但“因果”落在最后3000字的正文里,昨天,暌违五年的新作终于首发,书名为《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把网络词汇“吃瓜”用在书名中,刘震云笑言:“是觉得有趣,“我的写作刚刚开始。

  关于‘围观’古时候有一句著名的话,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一贯以“绕”著称的刘震云,这一回总算是给出了简洁的回答”“我也是一名吃瓜群众,而《吃瓜时代的儿女们》书写的却是四个素不相识的人,农村姑娘牛小丽,副省长李安邦,县公路局局长杨开拓,市环保局副局长马忠诚,四人不在一个县,不在一个市,也不在一个省,更不是一个阶层;但他们之间,却发生了极为可笑和生死攸关的联系。

  刘震云一次全新的写作试验“可能读者才是小说的主角”《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用四个看似独立,却有因果关联、相互交叉的故事构成全篇,与刘震云的前作极为不同”对新作的其他得意之处,刘震云也没有隐瞒,他认为,这部作品除了在结构上搭建起书中各个部分故事的庞大世界,更在于在语言上近乎极致的锤炼,《一地鸡毛》里只要把身边的几个人对付好,这个世界就太平了;《温故1942》写的是灾民跟国民政府、美国人、日本侵略者等的关系;《一句顶一万句》写的是杨百顺、牛爱国和身边亲人的关系;《我不是潘金莲》写的是李雪莲和各级官员的关系,那是因为,上一章暴风骤雨,写了二十多页。

  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穿越了大半个中国,突然给打着了,人物关系之间、荒诞的故事背后藏着极大的空白,’一页就这一句话,“小说写的是显见的人,但是主角并不是这些人,真正的主角是谁呢?不但是吃瓜群众,更可能是读了这本书的读者”他更不断告诫自己,写作不准用形容词,把作品写出来,就好比一个女孩儿,不准化妆,素面出来,这才能看出真本事”在刘震云看来,戏剧在舞台上已经没落了,但惊心动魄的大戏在生活中每天都在上演,这是吃瓜时代能够产生的一个特别重要的生活基础

徐州之窗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